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卖编制跟公益赞助一样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3:30:36 阅读: 来源:网卡厂家

邢台市柏乡县去年12月进行了一场招聘,拟招收60名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以“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这场考试过后,有通过者称,根据学历不同,他们被要求缴纳5万元至8万元不等的“公益赞助”。柏乡县政府被认为在变相卖编制。该县人保局则称,不存在收费一事(2月9日《新京报》)。

有没有卖编制?真相还在路上。但“最低赞助5万”这只麻雀,却毫无疑问再次印证了某些单位的监管乱象。丑闻原因无它,即在于对这种单位的监管过于宽松,留下了太多权力上下其手的空间。

“卖编制”会成为当年的“卖户口”吗

如今打着“赞助”和“捐助”的东东太多,其实“赞”也好,“捐”也好,都是一个“卖”字。表面上看是自愿,实质上是“被自愿”。比如你孩子要去一所优质小学读书,必须交昂贵的“赞助费”,因为九年义务教育是免费的,所以学校会发一份自愿赞助书给你,你只有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交足和超过赞助规定的款额,孩子才能真正报名读书。事实上,柏乡县的“公益赞助”费,也是如此,只要你把钱打入指定的帐号,否则你考得再好,就是第一名又咋样?不交钱,就永远待岗。

这几年,事业单位招聘可谓是光怪陆离,怪象迭起,“萝卜招聘”、“乒乓招聘”……如今柏乡县又来了用钱“买编制”的花样。5至8万元,对于富裕的家庭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还没有脱贫的农村家庭来说,就是个大数字。这些贫困家庭出来的大学生,可能读大学就背负着债务,考进了事业单位还要交5至8万元钱,交不起这笔钱,就可能永远失去这次就业机会。这显然有失于公平,再次让贫困家庭的孩子输在钱上。

我更担心的是“事业编制”可卖,会不会沦落当年的卖城镇户口,当年卖城镇户口的赞助费,叫“城市建设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一个城镇户口卖到一万多,到了世纪末几百元也能买到,最后是上了城镇户口的人,却要求把户口迁回农村。花了一大笔钱,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回到了原点。还有“全民指标”(指国有企业),一些地方也进行过大卖,一个指标卖几万元钱,买了的寄希望于上班,可不少买了的一直在家待岗;有的上了岗,几年之后又下岗;有的被买断工龄,几年上班的钱和买断工龄的钱加起来还没有当年买“全民指标”的钱多。找政府讨说法,人家把当年你写的自愿书拿出来,怨不了谁,你是自愿的,所以,你就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据有关资料显示,全国县级事业单位共有85.1万个,县一级事业单位最多,编制最多,为上下其手提供了空间。因为编制管理中“人治”色彩依然浓重,领导的意志可以决定着编制的增减。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既然县领导可以增加事业编制,既然事业编制可以买卖,那么,今天可以拿60个来卖,卖它几百万,明天就拿600个来卖,卖它几千万,就如当年卖户口那样,本届政府收到了钱可以搞政绩工程,至于以后城市设施是否跟得上,有没有能力接纳他们的孩子读书、就业,那是后任甚至是后任后任官员的事。当前矛盾增多和激化,难道不与这些“卖”有关,卖户口、卖编制、卖官帽、卖土地……

可以说,事业编制可卖,必滥;卖户口,就是前车之鉴。(红网/洪巧俊)

枣庄工作服定做

普洱定制工服

镇江工作服定制

商丘工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