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时尚界事实设计们请先设计你的人格魅力

发布时间:2021-01-06 15:15:17 阅读: 来源:网卡厂家

近日,有一部描写2014年CFDA/Vogue Fashion Fund获得者选拔过程的纪录片剧集《The Fashion Fund》第一季开播了——这个奖针对的是美国崛起中的新一代设计师,而在这部纪录片的第一集里,我发现它反映了当下时尚界的一些事实。

剧中的10位评委中,有时尚编辑(来自美国版《Vogue》的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和马克·霍尔盖特[Mark Holgate]),有时尚集团高管(来自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的斯蒂芬·科伯[Steven Kolb]和来自Theory公司的安德鲁·罗森[Andrew Rosen]),有时尚零售商(来自Neiman Marcus的肯·唐宁[Ken Downing]和来自Nordstrom的杰弗里·卡林斯基[Jeffrey Kalinsky]),还有设计师(来自J. Crew的詹娜·莱恩斯[Jenna Lyons]、瑞德·克拉考夫[Reed Krakoff]、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和一般被人们视作一个人的来自Rag & Bone的大卫·内维尔[David Neville]和马克斯·温莱特[Marcus Wainwright]),他们坐在一个大桌子周围,讨论各个参与评奖的申请者。他们会观看申请时附带的视频,然后选出一个只有10人的入围名单。

鞋子设计师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w,也就是上周一宣布的最终获奖者)进入了评委们的视线。大家对他的作品都赞赏有加,然后科伯说:“他也还挺帅的。”

“我就知道会有人说这个的,”另一位评委说。

“这确实也是一个因素嘛,”科伯回答说。

他们又开始讨论另一位男装设计师撒迪厄斯·奥尼尔(Thaddeus O’Neil),他的衣服都像冲浪服一样色彩鲜亮,或者就是色彩斑斓(却没有剪最后一刀)的连体服。“性感,”冯芙丝汀宝说。

“发型不错,”马克斯·温莱特说。

“发型真的不错哎,”温图尔说。

下一个是手包品牌Edie Parker的设计师布雷特·海曼(Brett Heyman),她也是最终的获奖者。“她很可爱,她有某种天分,还非常漂亮,”冯芙丝汀宝说。“我喜欢她。”

欢迎来到时尚2.0的时代。在一个有Instagram和Youtube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希望能拍自己的真人秀或者纪录片,而会留下什么样的影像记录,也越来越成为岗位描述里的一项内容。

“时尚就是娱乐”这句话已经被说滥了,在成衣系列往何处去这个问题的争论中尤其如此。但T台只是开始。

没错,作品是最重要的因素(比如Eva Fehren的珠宝设计师伊娃·扎克曼[Eva Zuckerman]是最后的亚军获得者,霍尔盖特在提到她时就说:“这珠宝也不错。”),但只看作品也是不够的。设计师还得有性格,或者也许“有一种性格”更为贴切一点儿。

这类节目是从迈克尔·科斯(Michael Kors)上《天桥风云(Project Runway)》开始的,他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说着简单的旁白(“对我来说,她只是外表像Rigatoni Mad Max,这有点儿像当你盯着云看啊看,然后就能看出来一些东西的形状”),后来又有温图尔和格蕾斯·柯丁顿(Grace Coddington)上了由R. J. Cutler导演的纪录片《九月刊(The September Issue)》,而这现在已经成为了被业界接受的节目元素。

“这是现在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做的一件事,”温图尔在一次电视节目中说。

另一部在电视网首播的大型真人秀节目《House of DVF》就是个最好不过的例子。它计划还要播7周(《Fashion Fund》还要再播5周),跟拍的是几位年轻姑娘到纽约竞争成为DVF品牌大使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与创伤。

换句话说就是:她们是来学习怎么扮演品牌大使的。

在这一季里,DVF本人以及DVF工作室创意品牌总监斯塔芬妮·格林菲尔德(Stefani Greenfield)会给她们上课——格林菲尔德也是个真人秀老手,曾经出演过由布拉沃(Bravo)导演的真人秀纪录片《我的时装设计师 (Launch My Line)》。上课的老师还有曾经的IT界女神、现在的DVF时尚编辑杰西卡·约菲(Jessica Joffe)。通过在由DVF举办的活动上工作、制作情绪板(mood board)和设计搭配指南样本,这些姑娘们和DVF形象贴合的能力被测试出来。

“让公司对接年轻一代的口味非常重要,”冯芙丝汀宝在节目里说。她也解释说,她计划训练出一个“固定的人”,来代表她、向全世界传达她的信息。(从这些 姑娘们在得体穿着这件事上犯的错可以看出,这可能比想象中更难。)实际上,让这个节目形式变得特别不一般的并不是这些年轻姑娘们,而是节目本身。

看冯芙丝汀宝质疑自己——在第一集里她就说“我正要穿戴整齐的时候,我就想‘我疯了吗?’”——并且看护那些姑娘们(传授人生经验、捏她们的脸蛋、抱抱 她们然后说再见),并向她们施以严厉的爱(在批评了一位姑娘的口红之后她说:“要简化,简化!”),就是要看她的另一面,而不是把她看作一个特别有钱、全 球到处跑的时尚界成功故事(当然啦,她也确实是个成功人士),也不是把她看作一个可以平衡男人世界和女人世界的人。也就是说,观众脑子里可能就会想:哦, 我能想到这些。

同样地,虽然《The Fashion Fund》的初衷是想让评奖的过程变得容易弄懂,以及道出年轻设计师努力的过程,但它实际上的效果,却是让人们认识了评委们自己。安娜·温图尔还会自己笑自己!马克斯·温莱特还咬指甲!他们竟然也是人类!

当然,从这里开始,起码从观众角度来看,他们会想要买一件产品、读一下杂志,或者从自己喜欢的评委夸赞过的店里买点儿东西。或者就只是继续追剧。

确实,虽然每个节目在名义上都是在讲获奖者是如何赢得功与名的——实际上,《The Fashion Fund》有一条假装令人兴奋的广告口号叫“10位设计师,4个月,1位赢家!”(之所以说它是假装兴奋,是因为早在节目播出之前,安德鲁获奖的消息就被 公布了)——但实际上,评委自己盖过了获奖者的风头。在两个节目里都是这样。评委成了到目前为止节目里最让人难以忘记的角色(尤其是一直都在台上的评委 们,比如DVF和温图尔)。他们要做艰难的抉择;他们为选手而感动,却没有真的产生感情。用加里·格兰特(Cary Grant)和贝蒂·戴维斯(Bette Davis)的话说,他们是明星:无论如何,明星的磁力都不会消失。参赛选手只是由评委主演的剧中跑龙套的角色。

这个情况变化很大,真的:看着知名度高的时尚界名人们讨论表演和演示的重要性,而他们自己则就处在表演和展示的环境里,因此他们也是在用生命讨论啊。

无论这对时尚来说是好事,还是别的什么,既然科斯在同行们艳羡的目光中,靠IPO得到了声名和财富,那么《The Fashion Fund》最后可能也是一样的结果。如果世界真的是一个大舞台,为什么非要让时尚界变得和别人不一样呢?Marc Jacobs在YouTube上开辟频道,或者王大仁(Alexander Wang)自己和Netflix签约,都只是时间问题。

证书挂靠网

注册结构工程师挂靠

挂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