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出国当农民哪有那么容易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8:28 阅读: 来源:网卡厂家

一块6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究竟是落寞的“被遗忘的孤儿”,还是“在地球上你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一块净土”,全看描述者的角色。前一句话是俄罗斯远东联邦区民众对自己家园的评价,而后者是俄副总理兼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特鲁特涅夫的描述。现在,就缺正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的中国农民们的评语了。

中国人出国务工或者置业业已平常,而海外种地的国人群体,尚未得到更多的关注。事实上,特鲁特涅夫所推介的俄远东地区,早已不是中国人海外种地仅有的选择地。澳大利亚、新西兰,甚至美国、阿根廷,都能够看到中国农民的身影,也能看到中国投资者的资金。而另一种生活方式之变,亦正在悄悄到来。一些都市人去海外买块地,只为闲暇时去种种地、放放牧,体验悠然见南山的惬意人生。

随着中国人走出国门买地置业,国外当地人也多了些“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纠结,反对者认为中国人的到来破坏了当地传统,甚至认为他们是“新殖民者”;欢迎者则组团来到中国大力推介,希望中国人多多投资。

去外国买农地

俄副总理兼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特鲁特涅夫2014年底到北京打广告——只要能招商引资进远东地区,一切条件都可以谈。在其来京招商之前,已经有大量中国人跨过黑龙江,北上谋生。其中有不少人从事农业生产。据黑龙江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办公室处长侯立宏透露的统计数据,2013年,黑龙江省共有17.7万农民去国外务工。俄罗斯和韩国是黑龙江农民出国打工的主要目的地,去年仅这两个国家就吸引了近14万黑龙江农民。其中黑龙江人在俄罗斯投资开发了700多万亩土地,吸引了很多省内农民外出。

“城镇化的加速发展,土地资源日益稀缺,迫使中国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为13亿人的餐桌配置资源。”这是商人张仁武对中国人赴海外种地的直观看法。与赴俄罗斯谋生的农民不同,张仁武看到的是更大的商机,这是一种眼光独到的投资境界。作为国内较大的苜蓿颗粒供应商,张仁武目睹了近年来国内一波又一波的苜蓿荒。特别是2008年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以后,国内奶牛优质蛋白饲料苜蓿草供应一直紧张。张仁武于2011年花1000多万美元,在美国犹他州北部泽森小镇买下了一个13万多亩的农场。比起其在内蒙经营了十几年的农场,犹他州的这个农场要大上好几倍。“虽然我在内蒙古也有几万亩的农地专业种植苜蓿草,但是实践证明在中国搞苜蓿草的种植,从经济效益上来说可行性不大。”张仁武表示,他要把美国的阳光、土地、水资源的优势融合到苜蓿草产品中,再将之返销到国内。而随着最近国内奶贱伤农牛奶纷纷倒入农田,张仁武又能将苜蓿草供应中国以外市场,可谓游刃有余。

与张仁武类似,某红酒企业的老总张金山,于2012年早春,从一位德国人手中买下了法国波尔多地区面积最大的酒庄之——大幕爱酒庄。这个酒庄拥有180公顷的葡萄园,外加一座古堡。当时买下来的花费是1000万欧元,而且是永久产权。张金山买下的不仅是葡萄园,还有一段传奇历史。“这里原来是一个贵族的古堡。这个贵族很有钱。当时,法国的皇帝就经常从这些贵族手里借钱。借的次数太多了,法皇还不起了,就借战争的名义,想把这个贵族灭掉。这个贵族听到风声,连同家人和骑士团伙,连夜掩埋了大批珍贵财宝,然后逃走了。几百年过去了,这个财宝到底埋在古堡和葡萄园的何处,无人知晓。”宝藏之说也许是民间野史,但德国卖家出售古堡时酒窖里存储的葡萄酒价值数百万欧元,这样算来,也是物超所值。

就怕桃园变城市

还有一群中国都市人,他们到海外购买农地,目的与黑龙江农民出外谋生、商人购置产业都不相同。他们买地的目的并不仅仅在于投资,更是去寻求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他们中,既有张仁武、张金山这样的大手笔,也有花销几十万元就能成功者。

上海某广告公司白领裘昱琳就做出了这样的计算,或者说是“算计”:“我觉得去澳大利亚投资小农场,比较划算。我做过调查,在当地相关法规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假如精打细算的话,50万澳元可以买到8到10公顷的土地,这个价格相当于250多万人民币,在上海中环线附近买不到一套两房两厅的次新房。而在澳大利亚,假设购买到近10公顷土地,可耕作面积大约7到9公顷,包括住房和附属设施,比如灌溉管道、积蓄雨水的水坝、储水的水塔等等。如果再投入一些资金,可以买下一套二手的设备,比如拖拉机等等。有的时候这套设备就直接计算在农场的价格之内了。二手产品比新产品便宜得多,这是澳大利亚的普遍现象。哪怕是开过一个月的二手车,价格也要下跌30%左右。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在那里安顿下来了。”裘昱琳认为,她大可以在上海的冬日里,去往澳大利亚呆上半年,享受南半球的阳光。新浪海外地产总经理郑翎昀女士则告诉《新民周刊》:“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数据研究表明,7到8年翻一番的金科玉律始终不变,良好的银行杠杆利用加上长期持有可使个人收益最大化。”郑翎昀认为,选择海外投资,一定要看准那些经济稳定、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的国家、地区。

2009年8月发生在缅甸的事件,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郑翎昀的观点。辽宁农民曹牛皮癣最好治疗方法立发在缅甸种植大片香蕉,香蕉面临成熟,却全都烂在地里。因为当时那个地区武装冲突,使得曹立发先求保命,逃回国内。

上海交大上海高银川专治白癜风医院级金融学院金融MBA项目主任吴飞,早年和一些人共同在新西兰购置过一片土地,大家在土地上建房自住。这是一种追求田园牧歌般的境界。吴飞后来遇到的状况却大为扫兴——本想享受乡野之趣,却因为自住社区建立后,周边土地升值,迎来开发热潮,乡村变成了城市。既然当地也城市化了,那还不如回到上海。于是,吴飞飞回了上海。

供职于新西兰FRAGOMEN律师事务所,任亚太地区客户关系经理的江鹏波告诉《新民周刊》记者:“改革开放后,国内曾经出现过三次移民潮。最早是1980年代的‘洋插队’,要么去日本‘留学’‘扒分’,要么去美国打工。接下来是1990年代到本世纪初,以技术移民和做生意为主,技术移民去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为多,做生意的闯东欧;如今,第三波主要是投资移民,并且许多人并不见得是要去国外赚钱,恰恰相反,他们的生意、事业往往在国内,他们出国,主要是为了享受良好的空气、水资源,还有就是为了小孩的教育。”

令吴飞担心的则是,如果投资地城市化了,即使自己购买的资产升值了,也非自己所愿。

而“原住民”的担心,则又是另一番值得考虑的问题。早在2012年,法国勃艮第当地媒体就曾爆料称,法国小镇吉夫海·香百丹的人们,对一位澳门赌场大亨买走当地葡萄园的事耿耿于怀。“法国的一项遗产落入外国人之手。”修理工贝特朗·巴鲁霍说,“就像把埃菲尔铁塔卖给了美国人。”

对中国“农民”设门槛

2014年12月14日,在六福金融主办的“沪港金融互动迎来创富新机遇”创富中国巡回论坛上海站,财经专家李光一向《新民周刊》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全球领先,人民币持续升值,外储迭创新高。如果内地投资者把钱放在国际市场,投资成绩一定好于投资国内股市。”李光一认为,虽然A股的涨幅惊人,但仍改不了吸引力差、财富效应更差的弱市形象。而全球资本市场风险远比A股小,但收益却远比内地市场大。

2014年11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结束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行程之后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共同宣布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实质性结束。这意味着,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最大的自贸区谈判在经过9年的努力之后终于尘埃落定。紧接着,期盼《中澳自贸协定》已久的澳大利亚商人们,就组团来到了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去年12月12日,“澳视先机·中澳企业家投资峰会”上,澳大利亚企业家向中国的潜在投资者进行了推介。记者现场观察,作为潜在投资者的与会者大多并非企业主,而以企业白领、中小投资者居多。

“2013年中国购买了10亿澳元的农产品。《中澳自贸协定》签署后,意味着更多农产品可以进入中国。最近,有价值7.22亿澳元的牛肉进入中国市场。所以我建议大家可以进行农场投资。”澳大利亚APR(Australian Rural Property)销售总监卡尔·扬说,“比如昆士兰、新南威尔士的养牛场。当然,投资方向不仅是养牛场,对于投资者而言,未来澳大利亚的牛肉产品会有高收益。红酒、海鲜等商家希望减免关税者,未来市场前景同样看好。”卡尔亦表示,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奶制品进口国,占全球的38%。澳大利亚受益巨大。未来,不仅是婴幼儿奶粉,还包括酸奶、牛油等关税也会逐渐取消。比起欧美,澳大利亚靠近中国,成为最可行的出口国。牧场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最新项目。“这是投资一项属于自己的土地和产业的机会,将来或可带来数以百万计的澳元的回报。拥有土地,在澳大利亚就有发展的可能性,土地的所有权能够带来持续的收入。”卡尔说。

可也有澳大利亚商人表示,投资澳大利亚土地,要看清风险。理查德森曾经在澳大利亚经营建筑咨询公司,他告诉《新民周刊》:“作为海外投资者,如果在澳大利亚投资有所损失,必须事前承诺不投诉澳大利亚政府。同时,澳大利亚的土地产权分两种,一种是永久个人产权的,一种是一百年使用权的。澳大利亚农场的种类有很多,其中以畜牧型农场和粮食型农场的面积巨大。尤其是畜牧型农场,面积几千公顷的都算是一般的。投资大,风险也大。1980年代,澳大利亚有家庭农场8万多个,目前已经减少到了5.3万个。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地域辽阔,地广人稀,农场数量巨大,灌溉是很困难的事情。

去年12月中旬,韩国济州岛知事元喜龙称:“今后绝不允许中国投资者开发汉拿山山腰。”截至元喜龙发话之时,中国投资者购入的济州岛土地有592.2万平方米。当然,其中大多数并非用于耕作,而是用于开发酒店、度假村,甚至赌场。根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报道,中国人购买济州岛土地的原因,是为了获得永久居住权。

再看巴西。过去,外国投资者只要在巴西注册了公司,就可以大面积购地。但在2011年,巴西政府出台了新政策,外国人购买超过100公顷土地,必须由巴西国会批准通过。之前,由国会批准的限额是5000公顷。此外,新法令特别规定,外国人购买土地不能超过每个乡镇可用土地的25%。

在美国,由于各州的法律不同,对于是否允许外国人购买农场的法规要求亦不同,艾奥瓦、明尼苏达等农业大州就严格禁止外国人购买农场,而得克萨斯州则有条件地允许外国人在当地购买农场——外国购买者至少需要满足在当地居住满两年、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有良好的信用记录这三个条件。

即使目前非常欢迎中国人前往买地的澳大利亚,假设前往买地、生活,也面临许多实际问题。以裘昱琳的设想为例,假设她每年有一半时间呆在上海,另一半时间呆在澳大利亚,那么,她必定会面临雇佣工人帮她照看农场的问题。江鹏波告诉《新民周刊》:“澳大利亚农场运作的各项成本中,人工成本高于国内。农业工人的工资,以男性全职工人为例,每小时至少要在25澳元左右。举个例子,昆士兰的草莓农场,2008年平均每公顷销售收入超过18万澳元,可成本接近16万。其中人工成本占到40%以上。”当然,草莓属于一个特例,采摘和包装特别消耗劳动力。江鹏波警告,大约有20%左右的人会亏损,不过不是真的赔钱,而是农场的收益不足以让农场主拿到平均水平的收入。另外,对于各项税费,比如农场每年固定费用有土地税、牲畜健康和病虫害管理税、水牌续费等,需要严格计算清楚。总之,投资海外做农民,绝不是件容易事。(记者|姜浩峰)

锦州工服定制

丽江制作西装

贺州西装订做

湖北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