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听说他至今孑然一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8:58 阅读: 来源:网卡厂家

1 梅朵 少不更事的迷失

是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表姐在QQ上发了一张马南的照片,清瘦,漠然,眉宇紧锁,神情里藏着中年男人特有的散淡。

回忆顿时像城墙边的老树根,肆无忌惮地蔓延。月光从窗口落进没有开灯的房间,那么多年过去,我以为对于他,我已经可以若无其事地置身事外,却原来我还是未能做到波澜不惊。

马南出现的那个执拗的夏天,我住在黄渡的表哥家。每天往返一个来回,花两块钱的车票,奔波于市区兼职的餐厅。工作是穿着厚重的米老鼠衣服,向过往的行人发传单。

马南是表哥家的房客,听表哥说他字一所大学当讲师,主教中国近代史。住我隔壁,白衣白裤,喜欢吹长笛。偶尔笑起来,仿若人间四月天,干净纯粹到令人动心。

表哥还说马南有过一段荡气回肠的感情,最后却以女方嫁人,新郎不是他这样狗血的剧情无疾而终。其中的缘由没有人知道,而马南也始终讳莫如深。

一个蝉喘雷干的正午,我去帮外婆买茶叶。回来的时候,马南正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神情专注地吹笛子。看见我,微微弯了弯嘴角,像是在答谢我的聆听,却又毫无笑意。

我拎着茶叶从他身边慌忙跑过,脸红成一片火烧云。心里仿佛有一颗种子破土而出,慢慢生出绿芽,长成蔓藤弯弯曲曲地绕在心口,然后蔓延到每一个细胞里。至此我知道,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我的少女情愫,在这十六岁年华,呼啦啦地胀开了。

接下来的那个暑假,我恍惚如蝶,眷恋春光,眼波潋滟。假装无意地向表哥打听他的喜好,在月色如水的夜晚站在窗口,看着迟归的他站在院子中间抽烟,洗漱,偶尔叹息。

是在某个失眠的夜晚,我站在窗前看远处浩瀚的星空。有浓烈的烟味从隔壁窗户飘出,我探出头,看到烟头的火光,和同样失眠的马南。他亦在看我,眼神明亮温柔,一如春天。

那一夜,在隐匿的烟雾里,马南讲了一段荒凉无奈的迷恋。少不更事的男孩喜欢上教自己历史的女老师,做出诸多荒诞可笑的事。女老师迫于世俗的压力,仓促嫁人生子,迅速衰老。他的爱,如同毒药。在最美好的年华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残余的青春和幸福齐齐斩断。

他扬起头.用近乎绝望的口气笑着对我说,那个男孩就是我,我的年少鲁莽害了她,却没有勇气去担当。

我看着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一句劝慰,或者一声叹息,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2 马南 爱的终点还有多遥远

我的新书马上就要上市了,宣传的时候,有记者问起过往的恋情。爱过谁,被谁爱过,是否伤筋动骨过,可曾刻骨铭心过。那些印象模糊的名字,被他们一个一个从堆积如尘的记忆里扒拉出来。再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番,供人茶余饭后消遣。

只是对于一个以贩卖文字爱情的人而言,胡乱诌出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实在不是多么艰难的事。何况我写了那么多的爱情,随便拎出一本书的女主角,再添油加醋地说些细节,便足够记者们八卦揣测一段时日。利人利己,何乐不为。

你看,我就是这样一个精明的现实主义者。物质名利之于我,远远要比儿女情长重要。

帖吧里有人将我写过的男主角名字罗列出来进行互动,要求选出自己最喜欢的那一个,马南居然高居榜首。其实你猜的没错,我不是马南.马南是我众多爱情小说里的一个男主角。他的生命,爱情,事业.都是我信手拈来的,他并不曾真实存在过。

如果非要将我本人同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那大概也只有那个名叫梅朵的女孩了。她出现的那个夏天,我还未从执教的大学辞职。闲来无事便随意找了座城市去旅行,寄居在郊区的一户人家。

那是一个燥热烦闷的午后,我睡不着便拿了长笛,练习新学的曲子。吹完一曲,我才发现不知何时,身后站了个女孩。见我回头看她,她顿时慌了神,一路小跑上楼。粉色的裙裾飞扬,如同徐徐绽放的青莲,我竟一时看的失了神。那个女孩便是梅朵。

后来我知,她是房东的表妹,暑假出来做兼职补贴家用,是个懂事乐观的女孩。我常常会听到她在隔壁房间打电话时放肆大声地笑,或者口不择言说许多恶毒的话,快乐和悲伤都淋漓尽致得夸张。

我们真正熟络起来,是在我给她讲了我自己所谓的狗血爱情之后。她大概以为我还深陷在自责与愧疚中,所以常常来开导我。又或者讲许多我觉得很无趣的笑话.来安慰我。

起初我只是觉得新鲜,想要知道这个年轻毫无城府的女孩。究竟有多好的耐心,将我从上段看似千疮百孔的感情里泅渡上岸。

我佯装悲恸的样子,看她躲在窗户后面忧我所忧,痛我所痛。我甚至在心里暗暗窃喜,或许她会是个新的题材,让我已经快要枯竭的灵感如沐春风绵绵不绝。

3 梅朵 喜欢你是一件矜持的事

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城市灼热得像要燃烧起来。我在厚重的米老鼠服里光荣中暑,灌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后,老板娘让我回家休息。

不知道这么热的天.为什么公交车上还有那么多人。大家拼命地往已经关不上的车门里挤,恨不得周围的人都是纸片。我的棉布裙也被挤得满是褶皱,上面还有了一团黏湿的液体。

正午时分的院子,只听得到知了声嘶力竭地呜叫。我扶着楼梯踉跄上楼,开门,换衣服。然后靠在床上假寐,马南过来敲门,看着我苍白的脸色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我笑,说只是轻微的中署.休息一会儿就好。他伸出干净的手指轻抚我的额头,用柔和的眼神看我,略带恍惚。而后微笑着说,不如我去帮你洗换下的衣服。

我站在窗口,看着他将那件白色的棉布裙子沾满泡沫,而后用清水漂干净,再晾起来,神情专注而凝重。满腹心事如莲,徐徐绽放。

他再上来的时候,我佯装困了。微眯着眼睛,看他将纱窗拉上,关掉电扇,然后蹲在我床边沉思。就在我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双手突然放在我的脸颊上,低头吻了我。而后,他逃了,慌张地逃了。

那个下午,我反复在心里问自己,他也是喜欢我的,他也是喜欢我的对吗?一个声音在说,是的他喜欢你,你应该去找他,告诉他你也喜欢他。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反驳,你是个女孩子,要矜持,要等他主动向你表白。

在反复地犹豫不决中,我最后还是去找了马南。我说我要回学校了,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他放下手中的书,微微一笑,小丫头,回去要好好学习。

我满怀期待地问,没别的了?

他讪笑,没了。语落又拿起床头的钱包说要请我吃饭,说感谢我在他失眠的夜晚听你糟糕的心情,说要一醉方休抛开所有隐晦的过往。

马南的酒品真是不好,几杯下去便有了醉意,有了醉意的他变得絮叨而忧伤。他说他曾经以为,她在他的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人,他深信自己永远难以忘记。却没有想到会在离开的一分一秒中慢慢退却,直到现在,他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

他说不管曾经为了什么原因无法在一起,又为了什么原因不得不分开,我们谁都无法预料。我们以后会变成怎样,会不会就这样,四散天涯……

他站在起风的街头耍酒疯,他说其实他也要走了。

我回头,可是我还是会回来的,你会回来吗?

他说,不知道。然后就倒在床上不醒人事。

4 马南 我们曾经说过要一起去永远

关于梅朵,这个率真美丽的女孩,我从未同人提起。只是习惯性地在写故事的时候,会把最喜欢的角色写成她的样子。我知道这样做不过是自欺欺人,可是也唯有这样,我才会觉得.她一直都在我身边,一直美好如初。

没有遇到梅朵之前,我只是个古板的大学讲师。每周的大部分时间站在讲台上说枯燥乏味的历史,唯一的乐趣是在论坛上发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句子,偶尔会有豆腐块大小的文字见于报刊。

学生说我过于迂腐,领导嫌我欠缺玲珑。工作于我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有时我也会在心里问自己,难道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下去,然后找一个不讨厌的人结婚,生子,庸碌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可我无力改变现状。

被梅朵厚爱,相当意外。像是平白无故中了头奖,欣喜之余尚有担忧。觉得她不过是图个新鲜,或是被我故作姿态的文艺腔调迷惑。等到彼此熟悉了,知道我不过就是个郁郁寡欢的讲师,不能衣锦还乡,没有前程似锦,与芸芸众生中的寻常人更要不堪如流。大概也会满面怒色,拂袖而去。却不知,她的喜欢竟是如此漫长,且奋不顾身。

打小我便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喜欢一件事物.纵然心里十分想拥有,表现出来的也只有三分。梅朵也不能例外,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我总是努力克制自己内心的骚动。看似波澜不惊地同她打招呼.若无其事地在她的目光里行走。没有太多表情,不敢唐突靠近。

她返校的前一天来找我,我深明其意,却不愿意点破。唯有搪塞说要请她吃饭,佯装沉醉避开她的责问。没有人知道,我多么想告诉她,你快些长大啊,长大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可是我不能。

你看现实就是这样残忍,在她没有长大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等不来。等她真的长大了,欢天喜地来找我了,我却觉得那段等待太漫长,漫长得让我已经不再愿意再想起,付出,或者迁就她,多尴尬。

对于爱或不爱这个问题,梅朵从来没有向我求证过。大概她觉得喜欢了我那么多年,我从未拒绝,在一起自然水到渠成。她带我去见她的舍友,闺蜜,家人。要我陪她去上课,坐在油腻腻的早餐店里喝豆浆。穿着我的白衬衫坐在沙发上看韩剧,义愤填膺地怒骂负心的男主角,薄情寡义狼心狗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问我是否爱她……

那些繁杂琐碎的旧事,将我空荡沉寂的生活充斥得满满当当。似乎这样一年一年爱下去,便是一辈子。我却渐渐觉得烦躁,心里好似绞了一团火,横冲直撞却找不到出口。

5 梅朵 只是心甘情愿跟随你

高三的那一年我过得很幸福,会定期收到马南的信,被他铺天盖地的关心温暖着。

期间他来看过我两次,一次是在我努力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来给我打气。一次是我生日,他会突然出现在街角的拐角处,张开双臂抱住惊慌失措的我。面前这个面容消瘦神态淡然的男人让我心安.那种从容不迫的稳妥,让人觉得踏实。

告别的时候他握了握我的指尖说,小丫头,要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见我不语,又笑,等你高考结束了,我们一起把酒言欢,一起去山清水秀的城市旅行。

那一年,我如愿以偿地进了马南执教的学校.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女朋友。生活像是在梦境里,幸福满得快耍溢出来。

我常常去马南的公寓帮他清理房间.洗衣服,煲汤。照顾已经快要枯萎的观音莲.整理他随意写下来的文字。倘若说之前.我只是简单地觉得自己喜欢这个人,觉得看到他心里便十分愉悦的话,那么后来应该还有崇敬。

马南的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架,就像潘多拉的宝盒,历史文学,现代言情,武侠小说应有尽有。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很是咋舌。不明白一个人该有怎样宁静如水的心态,才能将这些动辄厚如砖块的家伙看完,并在上面做出详细的笔记。这实在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尤其是在这个人心浮躁的年代,更见难能可贵。

马南对我时不时的光顾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大概他心里还有芥蒂。毕竟他还是老师,而我是学生。这两个特殊身份之间,应该保持恰当的距离,就算我们情投意合,也不可太过张扬。

我也试过收敛一些,可是真的很难做到。你看,以前我们离得很远的时候,他都能风尘仆仆地赶来看我,现在我们就在一片天空下,却反而要装作陌生人的样子,我才不干,马南对我的坚持很无奈地接受了。

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争吵是在圣诞前夕,我要马南在晚会上向我献花,他不愿意。我很受伤,说他不在乎我.说他瞻前顾后,说他怯弱无能,说他唯唯诺诺……

我不知道自己竟然也可以将成语运用得那样出神八化,甚至有些口不择言。马南起初试图安抚我,但是我的情绪已经失控。他索性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抽烟。这让我恼羞成怒,于是准备摔门而去,却在起身听到哗啦一声,那盆重获新生的观音莲,应声在我脚下摔得粉碎。

也是这碎裂的声音,将我从暴躁的情绪中惊醒。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太任性了,完全忽略了马南的感受。我很想对他说声对不起.但是他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我心寒.于是愤然离去。

后来细想,大概我们之间的裂痕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的任性终于让马南觉得疲惫,甚至厌倦。他大概不明白.怎么从前那个热情勇敢的女孩,就变得这样不可理喻,无理取闹。

6 马南 是谁改变了在一起的初衷

如果我说梅朵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是我唯一爱过的人。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我们之间最美好的那段时光,是在她没有读大学之前,是两个人嗳昧不明的时候。她给我自信,让我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一切都是新鲜有趣的。我无数次憧憬过我们在一起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

高考结束的时候,梅朵其实有机会进更好的大学.但是她说有我在,她才觉得安心踏实。所以她执意报了我执教的大学,学了毫无前途的历史。她不知道她的选择,让我很有负疚感。

也是这种负疚感,让我在后来的日子里,在她面前总觉得亏欠她,怎么弥补都不够。偏偏她是个容易激动的人,发火的时候口不择言,各种恶毒的话实在让人心寒。当然事后她也会检讨.但是次数多了,也就与事无补了。

梅朵大二的时候,有出版社来找我,说要和我签一本长篇的合同。我很诧异,不明就里。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平日里闲来无事写的那些东西,被梅朵整理起来,删删改改给了某个出版社的编辑,居然被看中了。

我与梅朵兴奋地讨论究竟该用这些钱来做什么,我说要去旅行,住海边的房子。手牵手在沙滩上漫步,背靠背坐在阳台上数星星。或者买个好的笔记本,继续写新的小说。再不然买很多很多书,每天一起躺在沙发上看书也是不错的。

梅朵希望去外面租一间房子,按照自己的风格来布置。有自己的空间,不必事事顾及他人。或者开个小店面也可以,我们两个人轮流看店。我有课的时候她来,她上课的时候我去。

最后还是我妥协,按照梅朵的意思,在外面租了间一居室的房子。梅朵将她在宿舍的东西全部打包过去,她让我也把自己的东西搬过去。我借口说书太多太重,反正那间房子也不用掏钱,就留着备课查资料的时候用,她没有再坚持。

最初的日子总是美好的,会彼此迁就,会理性包容,即便有了争执也是轻言细语一笑而过。只是在一起久了,慢慢便生出倦意。譬如梅朵不喜欢我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不喜欢我摊了满地的书籍资料而忘记收拾,不喜欢我一个星期才换一双袜子,不喜欢我在房间里抽烟。

而我尽管很努力地做了,但是每日站在讲台上已是筋疲力尽,回来还要查阅资料写新的长篇,照顾她的种种情绪,按照她的意思来打理自己的生活,一有疏漏便会被她责怪。天知道,我有多么苦不堪言。

7 梅朵 爱我你怕了吗

马南的第一本小说出版的时候.他很是激动。在大街上抱起我转了好几个圈,他说梅朵你是我的伯乐,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这样含蓄的称赞,让我颇为得意。

对于那本书所拿到的钱,我知道,马南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也想过按照他的意愿去做,只是相比较旅行,买笔记本,是这样没有实用价值的想法。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我觉得是更为迫在眉睫的事。

当然后来马南还是迁就了我,在这一点上,我从来不否认。我们在一起,每每有争执,都是以马南的退让而告终。起初我会感动,慢慢便成了习惯,觉得理所当然。后来我常常会想,倘若我能早一点发现,自己这种太过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或许我们之间不会真的就走到了山穷水尽。

某年冬天,以前的舍友和男友冷战。一晚,男友突然打电话说要见面详谈分手细节。舍友悲愤前往两人租住的小房外,敲了半晌门终于开了,却露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骷髅头。舍友吓得魂飞魄散飞奔下楼.恰好遇到男友。于是直接扑到他怀里,再也迈不出一步。

是个英雄救美,重归于好的故事。舍友羞答答地说,你以后也可以用这个伎俩,试探男友是不是在乎你。我很不以为然。

一次,与马南争吵过后,我突然想到这个故事,于是想吓唬吓唬他。结果却让我们剑拔弩张的关系,终于支离破碎。事后马南对我无事生非的恶作剧大发雷霆,他愤怒地斥责我永远都那么任性,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不问他是不是喜欢现在的一切,只是~味要他迁就,宽容。他说得义愤填膺,好像我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被他的恶语激怒,出口也毫不留情。咆哮着说不想在一起就分开,干吗还在一起。马南怔怔地看着我,然后摔门而去。

分手好像是顺理成章的,我去了宿舍几日。再回来时,马南的东西已经清空,连平时很少干净的烟灰缸也清理得干干净净。餐厅的小桌上有一张他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我累了,没有力气再爱了。

我站在客厅里,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突然觉得心里空出一个很大的洞,用尽整座城市的喧嚣都填不满。感觉全世界都是灰色的,云层从头顶厚厚地压下来,压得我喘不过气。

8 马南 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

梅朵不知道,她的那个骷髅头的玩笑,开的有多么不合时宜。刚留校的时候,我喜欢上一位女同事。朋友出主意说,买两张恐怖片的电影票.待看到毛骨悚然的时候,女孩子自然会投怀送抱。可是票送出去了.同事并没有按时赴约。朋友又出主意,那就带上骷髅头的面具,去敲她家的门,她怕了自然会求救于你。

是一句玩笑话,我却信以为真.果真戴了面具去找那位女同事。受到惊吓的女同事并没有打电话向我求救,而是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出门。而后在马路上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再也没有醒来。

那时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结果并不是梅朵知道的那样美好。

原本我还有希望保送本校研究生.却因了这件事被取消,连留校的资格也差点失去。后来这件事被在校的学生当作笑话流于坊间,而我如同青天白日里被人扒光了衣裳,再也抬不起头。

遇见梅朵的时候,我以为这一切都过去了,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了。可是当我看见她,竟然学着当年自己的样子恶作剧的时候.那是一种怎样的嘲讽啊。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同梅朵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释怀,或许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与梅朵分开后的那段日子.我过得很是暗无天日。

所有的时间除了书写和睡觉,别无它用。房间里的窗帘从未打开过,分不清白昼黑夜。食物是从超市里买来的成箱的方便面,用开水一泡便可食用。偶尔下楼去买烟.害怕看见所有明亮的东西。申请了新的QQ和邮箱,只用来给编辑传稿子,从不与人交谈。

去了一趟与梅朵认识的那座城市,住的还是原来的那间房子。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梅朵,站在窗户前抽烟时,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将头探出去,希望会像那年夏天一样,看见一张清澈纯净的脸。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原来梅朵住的房间租给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妇。大概觉得我对她有所企图,每每我侧脸往里看的时候,总会看见一张五颜六色的脸正怒目相向。

我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疲倦,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里一直渗透到骨髓里,然后是昏天暗地的长睡。

醒来后,云淡风轻,恍若隔世。

再后来,我的新书陆续上市。开始有杂志邀请我写专栏,有时也会被媒体采访。被问及最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时,我总是笑呵呵地说,有间房子,有许多书,有一个喜欢同我争执的爱人。那是我同梅朵最初在一起的时光,后来再也没有人能给过。

9 梅朵 过往的日子都不记得了

马南离开后,我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反省。希望某天回去的时候,他突然就从房间里跑出来。或者像从前一样,突然出现在某个街角,给我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

也会去网上看他的小说,在百度里搜索他的消息。关注他是否出了新书,可曾有了新欢。尝试过所有能够找到他的方式,结果都无功而返。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临近毕业,找工作,忙论文,过得天昏地暗。然后是散伙饭,送行,去工作的单位报道,学着适应新的环境,试着在陌生的城市自己照顾自己。

也曾在网上看到过马南春风得意的样子,听说他早已功成名就,不再是昔日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学讲师。听说我的母校邀请他去参加建校五十周年庆典,并颁给他最有成就奖的校友奖章。听说他爱过很多人,最终还是孑然一身。

也想过去找他,可是看到他面对媒体侃侃而谈的样子,觉得很陌生,遂又放弃。

马南来找我时,我们已经分开了好多年。他约我在市区一家高档酒店叙旧,夸夸其谈的却是他的新书畅销,事业如日中天。那是怎样一种滑稽的尴尬,我至今不愿意回想。而那个暖如春阳的男子,他大概只活在我的梦境里。

告别的时候,他邀我去他的住所,说这些年,他最念念不忘的是同我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我讪笑,说沈聪,我们没有太多的故事,不用说得那么难忘。是的,沈聪,马南的原名叫沈聪。而马南是他第一本小说里的男主角的名字,他只是信手拿来用了。

那么多年了,我终于从自己沉醉的梦境里,跌落至现实.而后是气势汹汹的高烧。烧到气若游丝时,又梦见马南,在清晨匆忙的街头,条纹衬衫的衣摆满是褶皱,步履沉重而缓慢,瘦得让人看着心酸。

我挤在上车排队的人群里,低头藏住湿掉的眼眶,心底撕裂般的疼痛却没有办法停下来。只能自己对自己说,只怪这一阵风,吹到眼睛了。

醒来后.风和日丽,阳光灿烂,过往的日子都不记得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