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亿欧元减支计划不影响中国市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2:16 阅读: 来源:网卡厂家

9亿欧元减支计划不影响中国市场

望内地债市准入标准放松

一边是仍在复苏边缘徘徊的欧元区经济以及低迷的信贷市场,一边则是愈加“苛刻”的监管环境,进入2013,欧债危机仍迷雾重重,对法国兴业银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棣言(Frédéric Oudéa)和众多欧洲银行高管来说,转型与否已经不再是一道选择题。

外部压力激发出变革的魄力。6月中,吴棣言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目前欧洲银行在向美国银行模式——以资本市场为主要融资来源——进行转型。“从盈利角度来看,法兴正在将收入源从贷款利息收入转向资本市场。”

2008年初法兴曾因交易员巨亏事件而饱受冲击,在当年3月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次年5月被任命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吴棣言可谓临危受命,而曾经担任集团首席财务官的经历帮助他带领法兴度过了此次金融危机,包括顶住2012年8月破产传言所带来的巨大压力,成功破解市场谣言的攻击。

今年法兴一季度利润大降50%至3.64亿欧元,低于市场预期,吴棣言表示损失主要是会计核算问题,法兴必将转型进行到底;同时,就在公布一季度财报当日,法兴集团公布了其在2015年之前缩减9亿欧元成本的新一轮减支计划。

吴棣言向本报表示,减支并不会减缓在华业务发展速度,财富管理及公司业务将继续作为法兴在华的核心业务。6月19日,法兴银行在华第七家分行哈尔滨分行正式开业,将业务进一步扩张至东北地区及中俄经贸投资领域。

利润下滑仅是会计问题

《21世纪》:法兴财报显示,第一季净利腰斩,银行持有债务账面损失达10亿欧元。如何理解这些损失?

吴棣言:实际上,法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相当好,我个人非常满意。账面损失只是一个会计核算问题,与我们业务表现无关。

法兴银行发行债券旨在自行筹资,这些债券价值评估的考虑因素之一是银行的信用等级。当市场情况改善,市场信心回升时,银行信用等级提高,债券的价值也随之升高,但在此种情况下,我们回购债券会直接带来更高的成本,体现为收入的负增长;反之,当市场信心低落,债券价值降低时,我们的营业收入为正增长。 因此,收入负增长是按市场计价的结果,与业绩无关。我们不会因此改变战略。这与2011年我们经历的希腊债券问题性质不同。

《21世纪》:今年欧洲银行业普遍盈利水平不高,包括信贷等一系列基本经济活动在欧洲仍然复苏有限。你认为下一阶段法兴在欧洲大陆整体的策略转型是什么?

吴棣言:从盈利角度来看,法兴银行正在将收入源从贷款利息收入转向资本市场。我们可从资本市场获得更高的利润,如债券和股票发行。法兴银行是在这一领域具有优势的少数银行之一,我们希望从欧洲资本市场创造更高利润。

《21世纪》:在披露一季度报同时,法兴宣布了新的减支计划,即在2015年之前缩减9亿欧元成本的。这些减支主要出自哪些方面?会不会影响到法兴银行的国际战略?从区域的角度看,法兴接下来的战略重点将主要放在哪个区域?

吴棣言:在减少资产方面,我们为了适应新的监管环境要求而推出了一系列措施。过去,我们拥有250亿欧元资本,但根据巴塞尔III的要求,我们必须拥有500亿欧元资本,这意味着在业务减少的同时,还必须将资本金翻一倍。为了保持盈利能力,我们必须改变经营,重点发展某些业务,并注重成本控制。

我们认为俄罗斯的增长潜力巨大。俄罗斯拥有1.2亿公民,负债较低的中产阶级也正在崛起,而法兴银行是该市场主要的银行之一。在美国资本市场,我们开展了美元业务,例如为基础设施、大型项目等融资。美元资本对我们的中国客户的融资需求也非常重要,亚洲是我们增长主要地区。我们调整了全球业务,但不会改变我们的国际化战略。

在华业务两大核心

《21世纪》:法兴在华发展是否受到上述减支方案影响?下一步在华业务核心有哪些?

吴棣言:中国内地是一个持续增长的市场,市场的发展为我们带来了无限商机。我们希望投资中国,发展内地业务,并完善中国市场战略。

我们现已确定了两个核心战略,第一,继续发展个人银行业务:瞄准富裕阶层,并加强对这一阶层的财富管理业务。第二,继续发展公司银行业务。我们将增加负责中国企业客户的银行家数量,帮助客户对接国际市场,或进行发债,又或寻求海外并购等投资机会。 与此同时,我们希望帮助在中国内地的跨国企业客户,实现本地和跨境现金管理和贸易融资,满足他们在中国内地业务发展的需求。除此之外,人民币越来越重要,正在成为贸易中越来越受欢迎的货币。法兴也希望更好地帮助中国企业打入非洲和俄罗斯市场。

《21世纪》:作为很早一批获得QFII和QDII的外资机构,又是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法兴对中国内地资本开放有什么样的期待?

吴棣言:目前外资银行占中国银行业全部比重仅2%,所有外资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在寻求进一步的增长,但监管限制是一个挑战。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规模依然很小,放宽限制、调整规则将有助它们实现增长,也顺应当前发展形势。我们也期待外资银行能被允许参与更多的本地业务,尤其是在债券领域放宽国际投资者的准入标准也很重要。

《21世纪》:作为巴黎人民币工作小组的成员之一,法兴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机会?

吴棣言:人民币不仅仅是贸易结算工具,也是越来越成为重要的支付手段。越来越多的外资公司使用人民币付款。人民币的重要性不再局限于贸易,也用于国际资产计价,如债券和股票。

我相信,在15年后,全世界将有几个重大市场:欧元区市场、美国市场、日本市场和中国资本市场。中国市场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将大幅增长,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到中国寻找金融平台。随着这方面的发展,资产的人民币计价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将是金融公司发展本地业务的重大机遇,该市场能够为经济增长提供资金。

法兴预计越来越多的公司会发行人民币证券为其在华业务融资,对冲业务也将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如外汇和利率对冲,该业务刚起步,发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法兴银行希望参与其中。

继续推进巴塞尔Ⅲ

《21世纪》:目前巴塞尔III谈判进程在欧美基本都处于停滞状态,巴III实施被推后,法兴是否还要继续2013年底核心第一级资本比率9%-9.5%的目标?

吴棣言:欧盟正在积极推进巴塞尔进程,法兴银行已为此做好准备。我能证实,到2013年底,法兴银行将完全超过巴塞尔III规定的核心一级资本率,即接近9.5%,流动资产率超过100%。法兴银行一直遵循巴塞尔III 的规定,未来还将继续下去。

我不认为巴III存在重大挑战。不过,如前所述,欧盟银行机制正在探讨中。例如,西班牙一直在重组银行系统,希腊正在整合银行系统,塞浦路斯也是如此。重大项目都已经完成。现在,应设立一个监管机构,通观全局,并接受全球金融界的考核。

《21世纪》:《巴塞尔协议Ⅲ》监管规定意味着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要缩小,对经济体的放贷要减少,而对市场的依赖则要增加,即要求银行更多地借助资本市场来服务客户。目前欧洲银行向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模式转向,即将贷款、债券更多的打包给投资者,而非放在银行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欧洲银行在目前的监管改革下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棣言:所有的欧洲银行都在因新的监管环境要求而转型。我们必须改变、简化结构,将一些业务整合起来,缩减成本,目标是到2015年实现ROE达到10%。向“盎格鲁 - 撒克逊模式”转变并非仅仅为应对金融危机,也为了达到巴塞尔III的新要求。欧洲的银行与中国的银行类似,它们是经济结构中的主要融资方;而美国则不同,美国是通过资本市场为经济融资。由于新法规要求银行缩小资产负债表,提高资本金,欧洲现在正逐步向美国模式转型。

《21世纪》:建立欧洲银行联盟是否会减缓欧洲银行今后可能受到的类似于此前希腊、塞浦路斯的冲击?需要解决哪些矛盾?

吴棣言:欧洲银行联盟是保持银行业活力和信心的非常重要组织。它的计划包括: 第一,在欧盟层面建立一个新的监管机构,控制大型银行。它的职责包括发现问题和作出预警,如希腊和塞浦路斯的问题,预测问题,干预和解决问题。 第二,准备建立一个决议机制,以便在银行遇到问题时,积极应对,例如,如何获得政府资金和支持。该问题目前正在讨论中。第三,如何制定一个国家存款担保机制,该项工作应在整个欧盟范围内进行,并将提升欧盟银行系统的信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